全國酵素產業  
全球酵素產業依日本產經新聞的調查,全球酵素市場大約在10億美元左右,2004及2005年日本酵素市場維持在160億日圓(約1.5億美元)。銷售量最大的酵素有製造乾酪用凝乳酶、添加在清潔劑的蛋白酶、生產果糖用的異構化酶、澱粉及葡萄糖工業用的澱粉糖化及液化酶、飼料添加用酵素,以及醫療、農業用相關酵素等。

目前全球酵素產業大部分為歐洲公司所控制,且多半屬於小國,例如丹麥的Novo公司與荷蘭的Gist-Brocades NV公司即佔全球市場的六成左右,其餘則是由生技大國如美國與日本等國家所瓜分。因此,其他國家在酵素產業幾乎無立足空間。

台灣的酵素產業

1、過去台灣地區自行研發酵素源自於1970年代,當時台灣有風光一時的菠蘿加工品,而加工後的廢棄物如菠蘿皮及心富含有酵素,之後便利用菠蘿莖萃取菠蘿酵素,稱為「stem bromelian」。當時台灣鳳梨酵素產量曾是全球第一,與美國夏威夷並列全球鳳梨酵素王國。

此時期台灣也曾研發木瓜酵素(papain),可惜因為木瓜的病蟲害問題沒有完全解決,以致影響了原料的供應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當時也成功的由人體的尿液中萃取尿激酶(urokinase),這是與目前流行的納豆激酶具類似功能的醫用酵素,筆者當時曾參與研發,並在1981年獲教育部科技發明獎,可見此酵素研發的重要性,其後尿激酶外銷金額曾創下每年2億元新台幣的佳績。
但之後由於市場與營銷策略未能充分把握而失去商機,大部分菠蘿酵素廠商已將生產技術及工廠移至東南亞;而尿激酶也因原料問題,以及重組DNA技術同質產品(如TPA)的競爭而沒落,也有少數廠商轉至原料供應較充裕的中國大陸,但其利潤已大不如前。

1970年代時期,台灣也有以細菌生產的澱粉液化酶應用在工業生產上,但缺點為量少、品質也不佳。此外,有些進口商也由國外(主要是日本)進口植物所萃取的多種酵素混合的產品,作為保健食品之用,可惜當時民眾對酵素認識不夠,因此銷售並不理想。

2、目前台灣每年的酵素產值大約在2~3億元新台幣左右,包括鳳梨酵素、蛋白質分解酵素、飼料添加用細胞壁分解酵素、xylanase、納豆激酶,以及用於製造果寡糖的轉化酵素等,但此酵素均以自產自用為主。

有趣的是,目前最大宗的酵素產品卻是保健用途的植物萃取之液體酵素,包括國外進口在內,已超過100家以上公司生產或販售酵素液,此產品之所以30年後在台灣大為盛行的原因,是民眾對酵素的認知與養生觀念的提升。

事實上,野生動物由於補充酵素,故較少生病。而人類由於飲食文化的關係,食物大多經過加熱,存在於天然植物、動物中的酵素由於加熱受到破壞,所以現代人攝取自大自然酵素的機會就不大。所以回歸自然飲食的生機養生法,強調吃生鮮蔬果及喝天然果菜汁的原因即在此。

人體內經常存在一些能推動體內代謝反應的酵素,這類既存的酵素稱為構成性酵素,這些酵素是利用基因功能,在人體內自行合成的,主要作用在消化食物(消化酵素),以及維持生命(代謝酵素)。而這類酵素有一定生成量,會隨年齡的增加而逐漸遞減。

日常生活中,在生鮮蔬果、生魚、肉、醱酵食品中也含有酵素,人類由外部攝取的食物酵素愈多,身體生化反應便會進行得更為順暢,身體更為健康。

在這種教育推廣有所成果的情況下,台灣民眾開始相信酵素的功能,並相信天然植物萃取酵素是最佳酵素補充來源。由天然植物中萃取,並經由生物技術方法醱酵所得到的酵素綜合液,是現代人補充酵素之最佳來源,這類天然植物包括蔬菜、水果,以及草本植物等。
3、未來由於台灣生物技術發展的重點為醫藥品,作為特化產品之一的酵素,目前並非是政府推動生技產業的主流。未來只能依市場需求,由民間業者自行研發,期盼能有一番作為。

結論:

酵素工業源自於19世紀,但在20世紀末融入新生物技術,無論生產技術或應用都有突破性發展,而且酵素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。在台灣目前大力推動生技產業的情況下,各界注意力也應關切未來台灣酵素產業的發展。

文章是江晃榮博士2007年在台灣發表的,時隔五年,酵素產業在台灣更加蓬勃發展,大陸的酵素產業也正在萌芽快速發展,更多專業的廠家在誕生,期待未來酵素在祖國的發展,更多人收益於酵素。